博客首页  |  [禁书网]首页 

禁书网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禁书网  >  最新博文
王立军的惊天黑幕

36079

王立军事件越来越发酵,随着美国政府的变相介入调查,全球都在关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一直充当铁岭和重庆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亲自部署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绑架、洗脑、酷刑和监禁,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

锦州的黄成被折磨得左脚大筋裸露

据明慧网披露,王立军起家于辽宁省铁岭市,他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六月,在其担任铁岭市公安局局长、锦州任公安局局长及党委书记期间,曾亲自指示将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判刑、施以酷刑,并唆使警察用警犬恐吓、撕咬法轮功学员;锦州地区也至少五百多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抓捕关押,至少七十一人被迫害致死,三十余人被致残。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中旬,他亲自给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下指示,将李凤秋在早晨上班途中绑架,直接送入沈阳马三家劳教。

二零零八年二月,中共借“奥运”加剧迫害法轮功,王立军亲自部署辽西三市(锦州、朝阳、葫芦岛)的统一大抓捕,近一百名法轮功学员被抓,现已有三人被迫害致死。仅以古塔、凌河、太和三个区为例,二月二十五日清晨,警察在同一时间绑架了市内近三十名法轮功学员后非法抄家,抢劫大量物品和现金十几万元。

此次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刘凤梅、曲成业、黄成等被刑讯逼供,黄成被迫坐铁椅子,连续遭电击十多个小时,造成双手骨折,左脚大筋裸露。黄成后来被盘锦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五十六岁;刘凤梅、崔亚宁等女法轮功学员,则受谩骂毒打、侮辱人格等迫害。

在锦州参与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

除参与上述迫害罪行外,王立军还犯下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滔天罪行。他在锦州任职期间,还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直接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了一位证人现场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词,他当时就在王立军手下担任警察,王立军给他们下的死命令是:对法轮功“必须斩尽杀绝”。

该证人称: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了两名军医(一名来自沈阳军区总医院,另一名来自第二军医大学),将一位三十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转移到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未施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

另外还有证据显示王立军直接参与了活摘器官。王立军尽管没有相应的学历,却担任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所研究员、国际法医颅面鉴定协会副主席,其发表的论文也多是和法医颅面鉴定有关的。在他官方简历中,却有一段和他公安局长工作毫不相关的、任职期间取得的器官移植研究成果,叫作“在国内首次进行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在学术文章《注射药物后器官受体移植试验研究》中,王立军也是作者之一。

仅2009年就有6名重庆法轮功学员死在王立军手下

王立军到重庆后,继续残酷迫害法轮功。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被绑架、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有二百四十多名。王立军给每个公安分局及下属派出所下达所谓“严打”指标,重庆每个公安分局及下属派出所为完成指标任务可以不走任何法律程序非法骚扰、绑架、拘禁、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采取跟踪、蹲点、强行撬锁、破门而入、非法抄家、抢夺法轮功学员财物、书籍、真相资料等物品的流氓手段;“六一零”、派出所随意编造一份所谓的报告,就可给法轮功学员定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进行非法抓捕。

二零零九年,重庆有一百八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抄家、关押。其中有六名被迫害致死,十八名被判刑,七十六人遭劳教,还有五人被送到精神病院迫害。二零一零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数据有待统计。

二零一一年一月一日至十一月六日,据不完全统计,被绑架迫害的学员达三百四十余人,其中有二百五十七人遭绑架,二十二人被劳教,有六十余人遭居委会或警察骚扰、恐吓。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有些区县甚至搞人人过关,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劳教所等地迫害;此外,还收编了许多协警和社会闲杂人员充当打手,对所谓的重点人头实行全天二十四小时跟踪监控。

在此仅举几个迫害致死案例:

江锡清还活着就被送进火葬场

铁道建筑高级工程师被迫害致死:汤毅,男,重庆市铜梁县安居镇人,西南交大硕士研究生,铁道建筑高级工程师。二零零八年五月,汤毅外出搞项目再次被非法抓捕、劳教,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遭到强行灌食、输液、殴打。二零零八年十一月被劳教所迫害致患骨结核,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叫家人接回“保外就医”。二零零九年四月汤毅出现大小便失禁,下半身瘫痪,下肢和臀部多处褥疮溃烂等症状。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含冤去世,年仅四十六岁。

地税局退休老人被迫害致死:江锡清,男,六十六岁,重庆江津市地税局退休职工。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江锡清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江锡清被劳教所宣称“去世”六个多小时后,当子女们将冰柜的铁板拉出一半时,发现江锡清的人中、胸部、腹部、腿部还都是热的,惊呼道,“我爸没死,还是活的!”“快救救我爸爸,快救救我爸爸,我爸爸没死!”家人们想为江锡清做人工呼吸,被在场的劳教所警察等二十多人强行拖出殡仪馆的冻库大门,不准施救。

后来江锡清的子女聘请律师想讨公道,不料律师却遭中共绑架殴打。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三日下午,两位律师在委托人家里了解案情时,被重庆市江津区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区公安局江津分局及油溪派出所警察等二十多人非法拘禁,吊铐殴打审讯达五小时以上。

政协委员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致死:刘光弟,男,六十多岁,高级工程师。原是四川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原峨眉铁合金厂)动力处处长,曾多次荣获省科技发明奖并有国家专利,曾担任两届乐山市政协委员。深受群众爱戴、领导信任、是全厂公认的大好人。二零零八年在奥运会期间,他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绑架劳教迫害一年,在狱中受尽折磨,被灌食大量不明药物,身体出现严重病状,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3/12/14 12:01:36 PM
说民主或者讲公正不要紧什么事情都牵扯到。。。。
游客
   07/18/13 03:29:44 AM
我本想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看问题,结果看见了满纸荒唐,太难让人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