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禁书网]首页 

禁书网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禁书网  >  最新博文
曹长青:郭倍宏会把民视带向何方?

65400

Kuo4

全世界既兼容又冲突的众多种族中,跟华人大概有最多的相似之处(也可能是最少冲突的)。比如说,两者都有悠久的历史文化,两者都勤劳创业,两者都很会做生意,尤其是,两者都非常重视子女教育,所以,两者在物质世界的发展都很成功,可以主导世界的经济贸易。在计算机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像谷歌、雅虎、脸书等大红大紫的网络巨星,都是犹太裔和华裔的年轻人创办的。

但犹太人和华人有一个巨大的不同,可以说是根本的不同,那就是:犹太人极为重视“上层建筑”,也就是说,绝不仅仅是在商业上成功,更要在思想领域主导世界。一个犹太人耶稣,把整个西方基督化了两千年;一个成功的犹太资本家恩格斯,资助了一个犹太文人马克思,把半个世界共产了一百年。无论是福、是祸,他们的确引导了世界的大脑。今天,只占全球人口约0.2% (2014年统计)的犹太人,仍主导着世界的媒体(独裁国家除外),甚至有说法是主导96%的世界媒体。这个数字无论是否准确、有多夸张,但在媒体界,要角们很多是犹太人,这是个不争的事实。像影响了美国一个多世纪的最主要两家大报《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都是犹太人创办的。

而占了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华人,就几乎跟世界思想领域没关系。在亚洲已经暴富了的今天,华裔(尤其是中国人)的亿万富翁已经数不清了,他们抢占物质世界(市场)的几乎每一个领域,但有思想上的抱负,基于一种理念,欲在媒体界影响华人思想走向的企业家却极为罕见。也就是说,华人的财富跟他们在媒体界、思想领域的影响力,跟犹太人压根没有可比之处。

在如此现状下,只有两千多万人口的台湾,却出现了两个异数:一个是成功的企业家林荣三,在国民党政权统治时代的台湾,基于“台湾优先,自由第一”的理念,创办了《自由时报》。这份报纸过去三十多年来的努力,旨在跟国民党蓝营绝对主导的媒体抗衡,抵消党国思维对台湾人民的洗脑,目标是建立一个自由、、属于台湾人民的国家。过去多年一直发行量第一的《自由时报》,对台湾绿营今天能够全面执政所立下的汗马功劳是无可估量的。

另一个异数则是《民视》的创办。这个只有20年历史的台湾第四家无线,不是某一个企业家创办的,而是由和《自由时报》创办人具有同样理念的两万多人联合发起、民间集资而建立的。由曾任台独联盟创盟主席(美国)的蔡同荣担任董事长,曾任民进党主席的张俊宏任副董事长,可见其“绿”有多深。蔡同荣接受采访时曾明确指出,民视“不是一个纯粹的商业电视台,它是一个具有理想性的电视台。”

maxresdefault_live

但由于蔡同荣不懂媒体,也没有管理过,尤其是他本人对从政的兴趣高于经营媒体,所以他从华视(由国民党国防部总政战部主任王升提议创建的、深蓝的 “中华电视”)请来了时任华视主任秘书的陈刚信担任执行常务董事,随后做了民视总经理,而且一做17年。

能在国民党主导的深蓝的华视做到高位的陈刚信,到民视后虽然借着制作电视剧等为民视提高收视率,也为民视转亏为盈立下功劳,但他主导下的新闻部却使民视推行其“绿色” 理念受到阻碍。这点导致《民视》跟始终立场清晰、丝毫不动摇深绿理念的《自由时报》有相当的不同。在影视媒体效力远超过印刷媒体的今天,《民视》在推动绿营理念方面没有达到其应有的影响力,让许多因理念而投资、支持的台湾民众失望。

别提媒体中立,全世界的媒体都有立场,都在推行自己的意识形态。所以,基于绿营理念创办的民视,总经理是“蓝”的,实在不可思议。

陈刚信偏蓝,从来都不是秘密。他还是国民党总统候选人朱立伦的好友,据报导,俩人常在一起打高尔夫球,陈甚至公开称赞朱立伦是“最睿智的市长”。而陈刚信的两个女儿,则跟蓝的、红的都关系密切。大女儿陈莹是偏蓝媒体东森电视的主播,她跟国民党的关系好到这种地步:马英九总统的就职典礼和晚宴,陈莹都是主持人!可见她在国民党那里是莹莹发光的darling。

在台湾太阳花学运尾声时,陈莹的言论引起争议。对民众包围中正警局事件,陈莹在脸书上公开呼吁黑社会介入:“这个时候我们都希望白狼出来……”最后甚至爆粗口:“有种就呛完声就tmd(他妈的)不要跑”。此语出自一位女性电视主播,颇令人瞠目。再者,她不是政论节目主持人,而是报新闻的,颜色表达也太露骨了点。

陈刚信的二女儿陈琳则嫁给了中国出名的红色企业家沈雯的儿子沈臻。号称身价九百亿台币的上海紫江集团董事长沈雯,不仅是共产党员,甚至官至中共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媒体说,“沈雯几乎把政协委员作为自己的第二专业。”

沈雯的庞大资金是否有问题呢?据原紫江集团董事、财务总裁沈国权的实名举报:“紫江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的全国政协委员沈雯,极其严重涉及数亿元人民币的金融诈骗、巨额偷逃税款、虚构业务合同、伪造财务报表、欺诈上市、侵吞集体国有资产数百亿元人民币等罪行。”但这位中共全国政协委员的企业家,即使遭如此举报,居然迄今仍没被查办。

陈刚信的二女婿目前正接手其父沈雯的庞大家产,成为新一代公司掌门人。由此,这个中国红色公司和陈刚信家族的关系更密切了一层。

蔡同荣在创办民视时就确定这样的方针:“民视的最高指导原则是确保台湾不被中国并吞,培养台湾人民守土的决心及爱乡的感情。”可惜在推动绿营理念这一块,他并未真正找对人。

面对陈刚信权力膨胀,蔡同荣感到被架空。他曾设想把民视一分为二,由陈刚信掌管影视戏剧,而把新闻这块分出来,另外找人负责。但蔡同荣突然病逝,这项改革未及实施。接任蔡同荣的第二任董事长田再庭是蔡同荣的思想战友,他马上采取措施,保住民视不被国共拿去(买走),成立了民视顾台湾顾问团,名誉顾问是前总统府资政彭明敏,团长是前驻日大使许世楷,成员包括郭倍宏、沈清楷、薛化元、杨绪东医师(台湾大地文教基金会董事长)等亲绿人士。

Kuo1

由于田再庭年事已高,所以蔡同荣生前的意愿是,由曾任台湾独立建国联盟美国本部主席的郭倍宏接任民视董事长。今年5月13日,民视21名董事改选,郭倍宏获最高票,负责主持5月26日本届第一次董事会;在该次董事会中选出7名常务董事,郭倍宏以4比3多数当选民视董事长。这个结果完全符合公司法规定的程序,更符合民视的创建宗旨,所以让绿营振奋,蓝营气恼。

当然最气恼的是陈刚信,作为民视17年的总经理,陈信心满满地觊觎董事长的位置,没想到被突如其来、横空出世的郭倍宏抢走董座,导致他恼怒到当场失神摔杯及申请退休。

表面上陈刚信反对郭倍宏做董事长的理由是,民视在林口正兴建的总部大楼是郭倍宏的“宏升营造”承建,正在完工申请使用执照阶段,所以由郭倍宏出任民视董事长有利益冲突。但事实上,正如《财讯》杂志所说:“陈刚信难以说出口的原因,除了他自认最有资格坐上董座之外,更因郭的独派背景,将对民视与中国往后的合作不利,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或许《财讯》没说的是,恐怕连陈刚信家族和中国方面的关系,也会受到民视向深绿倾斜的影响吧。

其实,在反对郭倍宏出任民视董事长的公开信中,陈刚信本人也并不忌讳地写到,“二位前任董事长在与总经理及同仁们争执民视的未来走向、电视台立场与经营策略……”等于清楚表明,他跟蔡同荣、田再庭就民视方向有分歧。

民视的“地震”在台湾媒体颇引起一阵骚动,当然更招来偏蓝阵营的冷嘲热讽,有人质问,没有媒体履历的郭倍宏“凭什么”空降民视董座?其实,如果回首一下郭倍宏颇具传奇的人生经历,大部分人会相信,郭倍宏不仅有足够能力经营民视,更是此时此刻天赐绿营媒体的一个难得人才。

半个多世纪以来,在台湾迈向民主的艰难过程中,在绿营终于同时赢得总统府和国会的坎坷旅途中,尤其是在跋涉向独立建国的险厄道路上,有过很多很多英雄,但他们大多都是unsung hero(缺乏被赞美的英雄)。西方人爱赞赏人,只要看见一点闪亮,就会像发现金子一样赞美,尤其感激、铭记为自己的理念、成功铺路的人,由此形成一个感恩的、欣赏别人优点的正向循环。而华人世界热衷追捧的多是当朝官宦,却往往惯性地、无意识地忽略了那些用汗水、血水、泪水为自由铺路却没有得到辉煌或荣光的奉献者。空降民视董座的郭倍宏就是这样一个unsung hero;他年轻时的故事如果发生在西方,大概早拍成电影了。

1955年出生于市的郭倍宏,1980年赴美,在美国北卡州立大学获得结构工程博士学位;留美初期创办台湾学生社,是八十年代美国的台湾海外留学生运动首脑人物之一。他31岁出任台湾独立建国联盟美国本部主席,还是为捍卫言论自由和台独理念而自焚的郑南榕的挚友。

郑南榕是在中国八九民主运动爆发的前一个星期自焚的。八十年代后期,许多因支持台独而被列入国民党黑名单的人开始了一波又一波前仆后继的闯关返台运动。郭倍宏就是在郑南榕自焚后,成功偷渡回台,继续郑南榕生前未竟的事业。

这实在是一个很精彩的故事。首先,他用偷渡方式成功地回到台湾,然后对外宣布。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实在是又惊又气;他们通过军情系统搜捕,参谋总长郝柏村发出12张通缉令,悬赏破记录的金额220万元(10年前的美丽岛事件,施明德遭悬赏100万元),并出动大批军警全台追捕。

在当时国民党行政院长李焕以首谋叛乱犯将处无期徒刑或死刑的威胁之下,而且所有警察人手均有一张玉照,郭倍宏竟然预先三天公布自己的行程。在那幺小的台湾,那么大阵仗的军警搜捕、包围之下,郭倍宏不仅如期在1989年11月22日出现在举行造势大会的台北市郊中和体育场,而且发表演讲,喊出了即使今天很多人仍不敢公开喊出的口号:“推翻国民党,建立新国家!”当时台下数万观众,群情激昂。

Kuo3

当然,赢得这样一个壮观的场面绝非易事,郭倍宏经历了一个有惊无险的戏剧化场面:当天下午,骑摩托车从台北市带郭倍宏去造势大会的朋友,由于太紧张而频频迷路,大约五点多钟误闯进会场附近的一间学校,未料居然看到学校整个大操场满山满谷都坐满了军警,把他俩差点没吓昏;结果军警大军却没人注意他们,大概万想不到十万火急追捕的通缉要犯郭倍宏本尊竟会自投罗网到军警的眼皮底下,所以让他们俩大模大样地在众人眼前180度回转,最后终于在惊魂未定之际抵达造势大会现场!

在郭倍宏激昂的演讲之后,现场灯光突然熄灭,几仟名台前的民众一起戴上写着“黑名单”的面具,掩护郭倍宏突围。在众志成城、万众“一面”的激情中,郭倍宏戴着跟大家一样的面具,换掉了演讲时的服装,逃出了被上万军警团团围住的会场。

87

但险情并未结束。离开造势大会舞台后,郭倍宏随即取下面具,在两位贴身同志的护卫下,化身为普通的路人甲,走出会场,企图搭公交车离开。但是,当时车行如牛步,原来警察扩大包围圈,在前方各路口拦截每辆通过的车,临时检查。机警的他从车速察觉到不对劲儿,立即下车,重新走回会场,并决定当晚就留宿在会场大马路旁友人的车后座,直到第二天早晨才撒退,这样又逃过一劫。

这还不够,随后郭倍宏又演出了更潇洒的一幕。在逃亡的过程中,他居然找到一个机会,大胆地站在几个警察身后,微笑着跟警察们拍了一张合影。照片被报纸公布,让一直信誓旦旦表示掌握他行踪,只是暂时不逮捕他的台湾警界高层满脸豆花(台语:很尴尬,无地自容)。

Kuo2

而且更传奇的是,几天之后,郭倍宏就又用偷渡的方式离境,回到美国洛杉矶召开记者会,宣称两年之内要把海外最老牌革命组织台独联盟迁回台湾。

这些片段简直就是好莱坞名片《胜利大逃亡》(Escape to Victory)的现实版,难怪当时引起国际媒体竞相报导,美联社把旋风般来去无踪影的郭倍宏誉为“蝙蝠侠”(西方电影中的英雄),日本NHK则称他为“忍者”。

郭倍宏那次勇敢且成功出席的晚会,是当时本土派选立委的第一天造势活动,一般认为,是该次国民党大败的主因,也因此让当时刚成立只有三年的民进党第一次赢得了选举的重大胜利,从而确保之后能合法运作。所以这场国际扬名、青史留名的“黑面具”郭倍宏现身晚会,对台湾人民主运动的影响厥功甚伟。

一年零九个月后的1991年8月底,郭倍宏信守两年回台的承诺,正式展开海外台湾人突破黑名单行动的最后一击,率领台独联盟迁台。他是突破行动计划的第一棒,以美国本部主席身份负责率先闯关回台,在桃园机场表明自己是通缉要犯的身份后被捕。国民党当时第一个决定,是要把他遣返美国,并已确认让他搭乘的班机。经过一番抗争,他施巧计和群聚等候在机场的各家媒体碰面,并接受采访。最后迫使国民党不得不让他留下来,送至曾关押陈水扁前总统的土城看守所坐牢。两天后,奉郭倍宏命已先行返台驻点的美国本部副主席李应元也现身入狱。两个月后两人均被国际特赦组织认定为良心犯,发动国际救援。

此后连续六个月,包括王康陆、张灿鍙等十六个顶有高学历光环的台独联盟成员,有计划地随郭倍宏之后相继叩关或偷渡现身而被捕,撼动整个台湾社会,并引起国际媒体关注。台大医学院老院长李镇源院士、台大经济学教授陈师孟等知名学者群起走上街头抗议,导致国民党最后不得不屈服而修改刑法一〇〇条,取消阴谋罪,使台湾的言论自由从此得到一定的保障,而郭倍宏等人也因此重获自由,得以在家乡长居。不过郭倍宏并未以此满足,出狱后来年,他又特地赴日本安排台独老将、《台湾人四佰年史》作者史明偷渡回台成功,至此彻底终结海外台湾人几十年的黑名单梦魇。

在这次闯关返台前,郭倍宏特意鼓励张舜华正式进入加州州立大学艺术设计研究所就读。他们夫妇感情笃厚,郭倍宏说,当时最担心的是自己被捕后,国民党用他的“软肋”来胁迫,所以希望自己坐牢时,妻子可以藉忙碌的功课来舒解思念的情怀。

也是台南市人的张舜华是台大历史系硕士,主修台湾史,对丈夫放弃优厚的工程公司副总裁职务而献身台湾独立建国大业、以及冒着生命危险偷渡回台等,都给予理解和支持。她获得加大艺术设计硕士后回台,曾在实践大学任教;郭倍宏创办并担任副主席的台湾《建国党》成立时,党旗就是张舜华设计的。郭倍宏坐牢时,妻子在美国各地奔波演讲,声援身陷牢狱的夫婿,可谓夫唱妇随,一对革命战友!

旋风般投入台湾政治运动的郭倍宏,和很多一路继续从政的绿营人物们不同,他不仅因挑战民进党“人头党员”与地方山头而决定退党参选台南市长,还因无法认同许信良担任主席时主导民进党向中国倾斜,而创立建国党予以抗衡。38岁那年,他又微风似地淡出政治,回到工程师本行的营造业。到这样的年龄才开始创业,又碰上当时台湾建筑界实在不太景气,所以他起步的前六年非常艰难。

但成功人士都有其独特的胆识和气质,敢于在国民党专制时代演出真实版“胜利大逃亡”的郭倍宏,在出任台独联盟美国本部主席时,已展现优异的组织才能。回到自己技术本行后,他和五位留美博士在台南创建“宏升/宏舜”营造团队,后又有12位技师、建筑师等加入,凝聚成一个理论学养扎实、实务经验丰富、拥有台湾及美国多种技师证照的专业团队。郭倍宏作为负责人,领导这个团队发展壮大,公司业务额剧增,并多次获得台湾的建筑大奖。

自2004年迄今的十多年里,几乎每年的台湾“国家建筑金质奖”全国首奖获奖名单中,都有郭倍宏领导的“宏升/宏舜”营造公司,获奖工程包括科技大楼、教学大楼、基督教堂、医院大楼、科学园区厂房等。

2010 年,在台湾第7届国家品牌玉山奖获奖名单中,郭倍宏任董事长的“宏升营造”荣获“卓越贡献奖”,郭倍宏本人则获“杰出领导人奖”全国首奖。在全部获奖名单中,只有郭倍宏个人和他的公司同时获奖!另外,2010年他还代表台湾获颁第38届“亚太营联会卓越奖”,这是亚洲地区任何国家每20年才有一位工程师有一次机会获赠的荣耀。

2014年,由郭倍宏主导的“宏舜开发”和“宏升营造”连手打造的“高雄美术馆园区HH大楼”,拿下了台湾第15届国家建筑金质奖超高层组规划设计类全国首奖。该建筑是南台湾第一栋精品超高层集合住宅,不仅融入健康快乐的设计理念,也是节能低碳的环保绿建筑典范,2015年获颁美国绿建筑LEED金牌奖,是台湾住宅大楼第一座。

一如他当年旋风般偷渡闯关回台,在成功经商20年之后,这次他又旋风般回到经营自己理念的阵地。但这次不是从政,而是像许多经商成功的犹太人那样,把目标转向了领引大众思想的媒体。

一个团队/公司的成功,关键就看其领导人。“宏舜开发”和“宏升营造”的成功,展现了郭倍宏的经营和领导能力。一个电视台就是一个企业,对媒体业务技术上的熟悉不是重点(那是聪明人迅速可以上手的),最重要、最关键是领导人的魄力、组织和经营能力,而这种能力最直接的展示就是决策能力、和人的沟通、交往能力。熟识郭倍宏的人大概都承认,他在这几点上的特色尤为突出。

这样一位具台湾主体性理念,又懂得经营管理的领导人才,接手民视董事长,无论是空降陆降,还是旋风吹来,对台湾媒体来说都是一件幸事,尤其是对绿营!之前民视最缺乏的,就是这样一位理念清晰、敢做敢为、具领导气质、并对自己进行的事业有激情的管理者。

西方人有言,一头狮子带领一群羊,可以打败一只羊领导的一群狮子;领导人决定胜败,更决定一个团队的路线和方向,也许这才是陈刚信对此次民视董座接班不讳言的担忧。

前面提到的陈刚信指郭倍宏和民视有“利益冲突”,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实这项争执始于三年前。“宏升营造”2013年承建民视总部大楼,完全是按照民视所订的招标程序,缴纳五千万元押标金,撰写服务建议书,并提出简报参与竞标,依此程序获得优胜。当时四家台湾知名的建筑营造公司一起参与评选,宏升脱颕而出,赢得第一名;而且11位评审有7位给予第一名,可谓赢得非常扎实。

但名次确定后,或许陈刚信另有心仪对象,硬是以总经理身份不肯承认这项经过严格程序审核、多数评委审定的结果,并在常务董事会上和田再庭董事长发生言语冲突,甚至表白要以辞职要挟。在这种状况下,常董会为顾全大局只好改变,采用价格招标。开标结果,评比第一名的厂商宏升公司是15亿2千万元,而陈刚信所属意的第二名厂商是17亿6千万元,且不肯再减。由于宏升公司的承建价格比另家的报价足足少了2亿4千万台币,等于为民视几乎省下800万美元,更何况宏升又是被评为第一名的厂商,此事才算尘埃落定,但彼此已留下心结。

profile-ftv

郭倍宏的宏升公司建造的民视林口大楼

郭倍宏当选民视董事长时,林口民视总部大楼已近完工,准备申请使用执照。董事会也同意,由从工程专业到人格特质都颇具公信力的前中鼎公司副总经理刘金柱常务董事,和人权律师洪贵参董事共同组成独立验收小组,加上该工程本来就是台湾工程管理最权威的台湾世曦工程顾问担任营建管理,负责管控,且大楼竣工在即,三年施工期间,迄今并无仼何追加变更。在这种情况下,陈刚信的“利益冲突”究竟从何谈起?岂不是无地放矢吗?

这里显然是另一种“利益冲突”——和陈刚信在掌控民视的大权上发生了“冲突”。知情人士透露,当年蔡同荣把陈刚信从华视挖来之后,给他写下了字句,保证不干预陈如何经营民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民视在方向上未达到绿营民众的期待,却无法改变现状的一个重要原因。

蔡同荣最后选择郭倍宏,大概有意要弥补一下当年聘请和纵容陈刚信对民视一手遮天的错误。蔡同荣的别号是“蔡公投”,他一直推动公投法,希望台湾成为正常化国家,这跟郭倍宏偷渡返台喊出“推翻国民党,建立新国家”在同一个理念的轨道上。

第二任董事长田再庭在本届常务董事会选举时,举手提议郭倍宏接任董事长。这不仅是完成蔡同荣的遗愿,当然也源自他本人的台独理念。律师和检察官出身的田再庭,当年以民进党籍当选过立法委员,后曾任建国党副主席(主席是许世楷)。这样的理念背景下,蔡同荣、田再庭属意郭倍宏,是一种必然。而同样支持郭倍宏的民视常务董事兼副总经理王明玉,也是同样的台独背景。在郑南榕自焚、郭倍宏闯关返台的前一年(1988),她在美国担任俄克拉何马州台湾同乡会会长,后当选北美洲台湾妇女会总会长。所以她回台与蔡同荣等推行公投,创办民视,成为这家电视台的灵魂人物之一。

最近民视的地震——郭倍宏的当选,等于是清理之前通往理念方向的一些重要障碍;使这家电视台的几个灵魂人物都是理念的战友,凝成一股劲,在媒体这个影响台湾民众思想的战线,跟残余(且因红色共产党的存在而仍很嚣张)的国民党思维继续拼搏。

郭倍宏出任民视董事长后,给台湾观众露的“第一张脸”,就是推出他从壹电视挖角来的《正晶限时批》主持人彭文正、李晶玉夫妇。这个选择,又是一个理念的产物。彭文正挥别壹电视、加盟民视时在脸书上表示,他的题为《政经看民视》的新节目将于里约奥运会结束后的第二天(8月22日)晚间黄金八点档开播,将坚持“公平、正义、正直、善良”,并明言要追求“公投、制宪、独立、建国”。如此目标,难怪跟郭倍宏一拍即合。

20160801-011227_U3316_M181107_1639

郭倍宏曾说:媒体是第四权,要坚持新闻自由精神。民视不仅监督国民党,也要监督民进党等。民视不属于任何政党,它属于台湾人民,尤其它当初是台湾民众集资(买股票)建立的,更有一种特殊的使命!

当然,面对旧势力的持续阻碍以及台湾媒体界的激烈竞争,郭倍宏的民视之路一定充满挑战。但对这位当年敢于偷渡返台、在警察围堵的情况下登台演讲、并胜利大逃亡的勇者,这个38岁才创办建筑公司,表现成绩优异、不断获奖的智者,人们有理由期待,郭倍宏将以理念精神、领导魄力把民视带领到“加倍宏大”的境地。就如民视顾问团成员杨绪东医师在最近的专栏所写:“台独奇人郭倍宏接任台派的民视董事长,乃蔡同荣和田再庭的知人善任……郭倍宏当家,民视可以大有作为,他主掌之下会有实至名归的表现,请台湾人民放心。”

台湾要走向以色列式的独立建国之路,真正成为华人世界民主体制的样板,不断清除国共两党半个多世纪强力洗脑的精神余毒是必须的!在这条道路上,能有一路奋战的《自由时报》和即将面目一新的《民视》作为开道并护航的两艘媒体航空母舰,是值得对岸中国人羡慕的幸运。

2016年8月5日于美国

——原载台湾《民报》

相关文章: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