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禁书网]首页 

禁书网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禁书网  >  最新博文
〖兲朝浮世绘〗灵魂争夺战中,失败的必然是中共

67416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谢超说:面对反腐高压态势,收来的钱不敢存银行,也不敢搞投资,生怕留下蛛丝马迹;大量的现金不敢放自己平时的家里,只能狡兔三窟、费尽心思隐藏;拿着大把的钱也不敢花,以至于受潮发霉。谢妻王某说:这些钱放了这么久,每天提心吊胆的,你们赶紧都拿走,还是拿走心安。——5000万,跟很多大官比说真的不多。。

2.【江天勇被审理,他犯了声援709律师罪】

8月22日上午曾经声援过709律师的江天勇被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进行开庭审理。官方列举了他一大堆罪状,其中包括自由发表意见罪、说谢阳遭受警方罪、抹黑司法机关罪等等。有网友看到江天勇前方有个显示屏,他在照着上面念。江的妻子金变玲强调:江天勇无罪,认罪是酷刑所至。——王荔蕻? :謝謝,江天勇進去之前曾親口對我說:「如果我進去認了罪,請一定原諒我!那肯定不是我的真實意思!只不過,我可能受不了酷刑—那太疼了!我在建三江被吊起來打斷6(8)根肋骨,那實在是太疼了!最後疼得都沒有意識了。對不起!」當時我看著他沒有說話,但在心裡,我答應了:我原諒你。//Suyutong:观看长沙中院假直播江天勇案有感!李和平:放屁都能说你要炸毁地球!燕薪:起诉书是奖状。天勇主要就是声援709罪。是啊,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江天勇声援同行,担得起“情深义重”;从一个公民角度,这是真正的忧国忧民。他所做的事情简直是扇了公检法司人员大嘴巴。//丘岳首? :江天勇先前的声明:能为我挡风雨的差不多都进去了,该轮到我了...现声明如下:1、我绝不会自杀,只能是被自杀;2、我已委托有律师,不会不请律师,坚决拒绝官方指定律师;3、我是血肉之躯,不那么坚强,我在非自由状态下的放弃、悔过、承诺都是无效的。//滕彪?:#江天勇 开始做律师不久,就成为最活跃的人权律师之一。我和他一起参与过很多案件的讨论和公共事件的围观,他也是参与公盟最多的律师之一。08宪章首批。2011年茉莉花我和他同时被抓,关在同一黑监狱。2012年和他同获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杰出民主人士奖”。今天是江天勇律师审判中共。

3.【灵魂争夺战中,的必然是中共】

风传媒:总部设于美国首都华府的非政府组织“”(Freedom House)22日发布《中国灵魂争夺战:治下的宗教复兴、压制和抵抗》中文报告称,尽管中国共产党投入钜额资金大规模迫害法轮功长达17年,但目前中国仍有数百万人修炼法轮功,这显示中共的镇压机器失败。让人意外的是,近年中共政府打压的国家机器出现裂缝,一些地方官员迴避迫害法轮功成员,有些员警甚至会主动保护法轮功成员。法轮功主要由5套气功打坐功法及佛教道教传统教诲组成,强调“真、善、忍”信条。1990 年代初期与中期,法轮功成员与及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得到政府支持,李洪志在1992年向中国大众传播法轮功,当时的官方媒体赞扬练法轮功的好处。早期的法轮功资料中,既没有显示任何政治谋求,也不批评共产党,到1999年左右,中国约有至少7千万法轮功练功者;法轮功声称法轮功成员当时达到1亿。1997年7月,法轮功忽然遭禁,知名的法轮功信仰者遭逮捕,继续练功者被当作国家敌人而受镇压,“法轮功”、“李洪志”等词语中国网路遭到删除,官方媒体使用妖魔化的语言来描述法轮功。学者与观察者认为,法轮功忽然遭禁可能有几个原因,包括深受欢迎(1999年的法轮功成员人数超过共产党党员人数)、意识形态的冲突(法轮功强调“真、善、忍”与中共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冲突),此外共产党开始担心法轮功成员对法轮功的忠诚高于对中共领导人的忠诚,加上共产党非常恐惧任何大规模、独立的公民社会组织,这也是取缔法轮功的一个因素。根据估计,目前中国仍有700万至1千万的法轮功成员,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採访的多位律师指出,法轮功被禁多年后,仍有许多人在近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13年,浙江与湖南政府公布的档案也谈到法轮功的“回潮”与“扩展”。这份报告的作者、自由之家资深研究员萨拉.库克(Sarah Cook)说:“成百万计的宗教信仰者对官方限制置之不理……政府投入了大量资源打压和试图消灭某些群体和他们的信仰,但这些群体和信仰仍生存下来……这表明中共政府在对付那些愿意为更高原则牺牲的信仰者时遇到的困难。由此看来,在中国灵魂的长期争夺战中,最终失败的会是拒绝改革的共产党。”(图为1999年,法轮功学员在哈尔滨双城区展开修炼活动的场景)

4.【北京停车位或将暴涨~】

@中国新闻周刊:北京出台新条例,没有车位的居民将不鼓励购车。据统计,北京停车位缺口高达50%以上。“北京说要建设世界一流城市,但路侧停车的管理,却是二三流城市的水平。” 专家表示,新条例一方面将提高出行停车成本,抑制机动车的使用;另一方将强化停车入位理念,引导民众选择有位购车。

5.【旺角鸠呜团一千日 黄雨伞再现街头争真普选心不死】

希望之声:8月21日是旺角“鸠呜团”坚持抗争一千日的纪念日,民众当晚在街头举办纪念活动,有立法会议员及社运人士都到场支持,发表演说,近百人更一同撑开黄雨伞,纪念雨伞运动,以示争取真普选之心不死。

6.【探访燕郊“传销村”:被女孩盯梢,村里偶有惨叫声】

新京报:与北京通州交界的河北燕郊镇,近年来成为传销“胜地”,经过政府多次打击,传销窝点逐渐转入“田间地头”。记者深入探访,发现传销人员警惕性颇高,派女生盯梢记者,据村民讲,“晚上有逃跑的,只要被人追上,就是一顿暴打,逃跑者经常被打得鬼哭狼嚎。” 村里人租房给传销人员,记者以寻找自己家人为名打听,房东回答,如果能提供姓名、照片等信息,并确定家人就在这个村子,他可以帮忙寻找。当然,这需要花费一些钱,大概是一万多元,“我跟他们(传销头目)交涉,也需要对方开个条件。”——这个和贩卖人口有什么区别?村里怎样当地政府不知道? 分明是狼狈为奸。

7.【日本“虎牌”发打假公告:京东自营售假,目前仍营业】

法制晚报:8月20日,日本品牌“tiger虎牌”在其天猫官方旗舰店发布打假公告,公告称虎牌京东全球购自营旗舰店售假。目前,公告中提到的京东全球购旗舰店仍在营业。对此,有律师表示,这种情况首先要看京东是否是实际的销售方,或者说京东能否够提供销售者的具体名称、联系电话和地址。“如果京东是实际销售方,或不能提供销售者的名称和联系方式,或者京东明知、应知销售方售假而未采取必要措施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如果仅仅是作为一个销售平台,且没有过错,那是不需要承担责任的。——别人天猫旗舰店是官方自己开的店,京东自营是京东开的,品牌官方说你没拿到授权,还售假!说要实现共产主义的刘强东先生怎么洗?

8.【卫计委:2016年新出生婴儿1846万 总率提升】

国家卫计委21日发布公报,显示全面两孩政策效应逐步显现,2016年全国新出生婴儿数为1846万人,总生育率提升至1.7以上,二孩及以上占出生人口比重超过45%,达到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出生人口数量平稳增加,政策实施满足了绝大多数群众的生育意愿。——一边给不想生的做思想工作生二胎,一边罚生三胎的,这是什么道理?网友神答复:生二胎是为了养国家,罚三胎是为了养计委。

9.【男子病房内抽86岁老父耳光被拘十天,其母称“他很孝顺”】

澎湃新闻:一名男子抽病床上86岁老耳光,传出“啪啪啪”的响声……8月21日,一部拍摄于上海市第四人民医院的视频引发关注。 目前,王老伯的大儿子已被处行政拘留10日并处罚款500元。对大儿子打父亲这一点,王老伯妻子向澎湃记者否认。她表示,大儿子很孝顺,在上海仅有这一个儿子陪伴照顾他们。王老伯的二儿子定居苏州,三女儿定居日本。对王老伯脸上的淤青和手臂骨折,她称“手是之前在医院里面锻炼弄出来的,脸部的淤青年纪大了都会有的。”对王老伯腿部的深红色淤块,她说“这是糖尿病病人都有的”;对此前有病友家属反映大儿子“用勺子柄捅进老人嘴巴喂饭”的情况,她表示,王老伯难免会吃不下饭,儿子照顾起来很麻烦。王老伯三女儿认为,母亲偏爱大哥,曾和大哥瞒着她和二哥一起变卖房产。大哥还向父亲借钱。她质疑大哥照顾父母只是想继承父母的房产。

10.【昆明五华区打断5旬菜贩鼻骨 当地已展开调查】

华西都市报:日前,网络上传出一段视频,两名城管队员拿着白色"棍棒"对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进行殴打,妇女被打中腿部后倒在地上。22日,记者了解到,事件发生在昆明五华区,被打的杨先生说,他今年63岁,妻子55岁,事件起因系城管禁止两人在事发地卖菜,妻子鼻骨被打断裂,他自己眉骨缝了4针。杨先生的女儿表示,“住院第二天,莲华街道办的人来看过我们两次,但是没有交一分钱的医药费,现在我们花了1万多元医药费,没钱交了,医院给我们停了药。”

11.【大爷大妈表演“杀鬼子”广场舞:这样觉得不再被社会抛弃】

每天傍晚,北京东直门来福士广场,一群大爷大妈都会表演“杀鬼子”广场舞,高潮时,“鬼子”被围住举手投降。很多市民慕名来观看。有老人称,舞跳了8年了,还去外地演出。“每天盼着这一刻,会觉得不再被社会抛弃。”——当年红卫兵,今日义和团。去吧,印度边境需要你们。

12.【失落的海归:花费超100万,月薪不到6000】

头条新闻:面试时“眼泪都要出来”、要做差不多20年才能回本、求职中的优势只有语言…海归变“海带”?在面试一家外资银行的时候,赖凯颖发现和她一组进入最终面试的五个应聘者中, 只有自己一个本科毕业生,其余四人均是研究生学历。在这四人当中,有两位本科和研究生均就读于国内“985”大学,一位本科和研究生均就读于悉尼大学,另外一位本科就读于国内“985”大学,硕士就读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以前大家会觉得海归很厉害,但随着海归人数的增加和国内高校的发展,海归的竞争力已经被大大削弱了。”她感慨道,国内竞争的激烈程度超过了她的想象。最终,她还是被刷了下来。 赖凯颖意识到,笼罩在“海归”头上的光环开始渐渐褪色,大多数海归和她一样,现在不得不面对“骨感”的现实:他们并未收获理想中的高收入,就连留学的学费也很难靠薪金赚回来。 海归们对单位的待遇感到失落,很多用人单位对海归的认识也在发生变化。“我遇到的一些留学生在国外学习很松散,理论知识都学不扎实,修满学分一年两年就毕业,最符合公司需求的只有语言了。” 杨飞凡是从事国际早教育公司的HR(人力资源)。越来越多的海归涌入国内就业市场的同时,各种海归变“海带”的新闻也是层出不穷: “几十份简历石沉大海”“留学一年月薪缩水不到7000元”“海归对工作满意度不足40%”……专家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海归就业的“匹配难”:一方面,海归难以放下身段;另一方面,用人单位提高了聘用海归的条件和门槛。

来源:博谈网, 文章取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