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禁书网]首页 

禁书网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禁书网  >  最新博文
〖微历史〗亲爱的告密

68300

1. 1020到1040年间理发店的吹风机。

2. @颜值财经程凌虚:明末清初的孔尚任因山河破碎、故人凋零,于是在《桃花扇》中大放悲声:“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我想,时下众多士人去国的心境亦如此。

3. 同一个地点,曾经与现在(慕尼黑皇家啤酒屋)。

4. 李劼:人们一说到抗日,便是根据毛泽东《论持久战》那种游击战神话所编造的“地道战”“地雷战”、烈火金刚加上铁道游击队和敌后武工队,要不是后来有人大胆拍了有关台儿庄战役的影片,人们都不知道国民党还曾与日本军队打过仗。国共内战的烽烟让毛泽东成功地改写了抗日的

5. 我曾经写过一篇《亲爱的》的,讲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夫人密告谭先生,流沙河先生大弟密告流沙河先生的事,这说明亲人之间的互相攻讦绝不是个别现象。中国古代的制度还主张“亲亲相隐”,就连比较严酷的朝代也反对亲人之间互相告密,但这一切在四九年后被悉数破坏了。

6. 新凤霞回忆文革时,她在“劳改队”有一天与末代皇帝溥仪一起学唱《认罪嚎歌》:“这一出来两个人唱更糟了……歌词只有几句‘我有罪呀!哎哟!我该死了!哎哟!该死,真该死呀!我有罪呀!有罪,哎哟,唉唉哟哇!罪该万死了!……’最后看管人员都听不下去了,说是鬼哭狼嚎。”(新凤霞在劳改)

7. @ArchiveDaily:1960.10.11上海高校限制招收原资产阶级的子女:反右运动后中共大兴阶级路线,以出身为由限制乃至剥夺教育权、劳动权、政治权利。但1960年上海高校招生尺度之严连统战部门都表示不利于分化和消灭资产阶级。

8. @ShengXue_ca:我1996年中秋节当天抵达北京首都,当场被抓,十几个人把我押进一个房间,审问几个小时后又把我转移到首都机场宾馆继续审问,他们要求我签署悔过书就放我回家和母亲见面。我拒绝了,就被押回机场,武警用枪从背后顶着我登机遣返。今天二十八年三个月。

9. @严锋:文革后极为轰动的第一部谍战剧《敌营十八年》,主角张连文竟然做到国军副司令,要啥情报有啥情报,想搞谁就搞谁,而且是正大光明地搞。他的对手没他官大,对他有怀疑却只能偷偷摸摸地查,倒像是做地下工作,完全拿错剧本。当年群众的艺术需求真是太容易满足了。

10. 【清乾隆,青玉雕十二生肖】有几个还真不好认呢。

来源:博谈网, 文章取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