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禁书网]首页 

禁书网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禁书网  >  最新博文
〖微历史〗少了一味药

69074

1. 金代钧窑天青釉惊喜盏,一旦斟入酒水,杯子空室的小人就会开始漂浮晃荡,故欧人名为“惊喜盏”,宋方一夔有诗:“以白瓷为酒器,中作覆杯状,复有小石人出没其中,戏作以识其事”说的就是此类酒盏。安思远旧藏,香港苏富比2017年春HKD 4,900,000成交。

2. @rRgJyVRAuleBiuW:西汉国家初定,高皇帝就颁布了养老诏令。据《后汉书·礼仪志》:“仲秋之月,县、道皆案户比民,年始七十者,授之以玉杖,哺之糜粥。八十、九十,礼有加赐。”诏书中明确:高年赐王杖,上有鸠,使百姓望见之,比于节。年七十以上杖王杖,比六百石,入官府不趋。当时的六百石官职为卫工令、郡丞、小县县令。

3. 李劼:抗日是该说的,动员民众是该做的;与日军交战是只说不做的,而扩大地盘则是只做不说的,一旦说出来也变成冠冕堂皇的“夺回”、“克复”、“后方作战”之类的战略战术。

4. 谢泳:是一个常态中始终存在的,本身并不足为奇。之所以考察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的自杀情况,是因为这一期间此类人士的自杀人数惊人。一个社会突然出现大量的自杀现象,特别是知识分子自杀,显然是不正常的。这种自杀现象的原因可能与正常社会里常见的自杀原因不同。

5. 饭统戴老板:1960年,安徽凤阳的武店公社有个赤脚医生叫做王善生,当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全国上下闹饥荒,武店公社也有许多人患有浮肿、。公社干部找王善生来给大伙儿瞧病,他看了看社员的情况,说治不了,因为“少了一味药。”公社干部忙问是哪儿味药,王善生说:“粮食。”

6. 章立凡:童年就生活在这种恐惧中,老觉得父亲的话会被监听。成年后一些传闻得到证实,一个民主党派高官的家人,说收拾屋子时,无意在墙上发现电子管的窃听器。还听一位老警察说过,当时采用拉线的方式对罗隆基、章伯钧家进行监听。这说明从小形成的恐惧感是有道理的。

7. 茅台酒前身之一的“荣和酒房”第二代老总王少章的两个儿子,均死于1961年。王少章的长子,饥饿死亡,死在麦收前后,时年54岁。王的次子,北京某大学经济系毕业后搞什么工作不清楚,解放后一直在仁怀务农。上世纪50因“反攻倒算”被判刑5年,刑满释放后赶上“饥饿三年”,生活实在困难,于太阳升起的某天中午当众撞墙而死,时年49岁。

8. @freedom9134564:我的一位女同事亲眼见到被中共坦克碾压为饼状的死者遗体,从此抑郁了28年。对于六四屠杀的滔天罪行,必须说出来,永远说下去,要让中华民族的子孙后代记住自己上最黑暗最恐怖的一夜。

9. @fxupupup:高中毕业时,我执意要保存好政治和历史的。我妈嫌占地方,执意要卖废纸,还问我为什么要留这些东西,难道打算复读么?我告诉她:政治和历史的教材不同于地理物理化学生物数学这些,几十年后再看当年的教材一定很有意思,尤其是拿着当时的教材和这两本新旧对比看。

10. 【80年代的上甘岭】143阵地是云南老山前线解放军某部距越南军队最近、最危险的阵地之一。山头平均被削去两米多,整个阵地草木死亡,生灵无存,像个巨大的采石场。143阵地被称为“80年代的上甘岭”。(图源:VCG)

来源:博谈网, 文章取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