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禁书网]首页 

禁书网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禁书网  >  最新博文
〖微历史〗你们凭什么分?

69311

1. 1918年2月11日法国中国劳工庆祝春节(@prchovanec:Feb 11,1918 -Chinese laborers celebrating Chinese New Year at their camp in Noyelles,France #100yearsago)

2. @seekcn:近两百年前的书,纸张洁白如新,雕印皆精。日本是在传统印刷业登峰造极的时期,步入明治维新的。至少就印刷业而言,当时的日本就在现代化门槛前,只需轻轻跨步即可。

3. 莫一奥:1918 年11 月7 日,一位老者与儿子有这样一次对话:“这个会好吗?”“我相信世界是一天一天往好里去的。”“能好就好啊!”三天后,这位问话的老者选择了自杀,那位坚信世界会变好的儿子后来被称为“最后一位大儒家”梁漱溟。(少年梁漱溟与父亲合影)

4. @4OONHMEmTtmuKGP:地主,就是有土地有财产的人;如果放到现在,他们就是“业主”,当你说打地主分田地时,总有很多中国愚民说打得好。但你要是换个说法说:我们要打业主分房子,他立即会愤怒得跳起来说:我自己合法的房子和财产,你们凭什么分?

5. @_tianqilang:我们小学的时候,还被组织去看行宫。老师还特意强调了抽水马桶和席梦思床,当时觉得林彪真是太奢侈太坏了。后来有机会见识了毛泽东行宫,才发现林彪行宫还是很简朴的。再后来了解了美国人民的生活,才知道同时代,抽水马桶和席梦思床早已是美帝普通人家的标配了~

6. @茨冈女神:张乐平讲十年艰辛探索时的趣事:丰子恺是美协上海分会主席,我是副主席,他挨斗,我陪斗,有一次在闸北一个工厂批斗,我们一到,匆匆被挂上牌子推出示众。一出场我好生奇怪:往常总是子恺先生主角,我当配角,而这一次我竟成了千夫所指,身价倍增。低头一看,原来把丰子恺的牌子挂到我的脖子上了。

7. 老绥远韩氏:我有个同事叫苏美德,中他因为这个名字吃尽了苦头,一次在批斗会上被质问的汗流如注。一个造反派说:“苏就是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美就是美帝国主义,德就是德国纳粹!你的野心何其大也!”革命群众激愤地高喊“打倒苏美德!”口号声此起彼伏。

8. 傅国涌:从“潘汉年案”、“胡风案”到“反右”,到了“文革”,他们已“消化”、“淘汰”得差不多了。那是一代人啊,他们在上世纪40年代抗日救亡和反对国民党独裁的学生运动中成长起来,即使他们有幸熬过“文革”的长夜,他们一生中的大好时光也已耗尽,留给他们的只有一声深长而无奈的叹息。

9. 九评:中共的,从最早的马列主义,加上了毛思想,再加上邓理论,最后又有三。其中,马列毛的主义和思想,和邓理论及江代表可以说是风马牛不相及,其背道而驰以至相差万里,也居然可以被中共摆在同一张神台上加以膜拜,实在是古今一大奇观。

10. 过年贴窗花自是不能少的,那时候窗花都是家里手巧的人剪的,小孩子喜欢的不得了。在被雾气染得白茫茫的窗户上,贴上红红的窗花儿,过年的气氛,别提有多浓!

来源:博谈网, 文章取自网络,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