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禁书网]首页 

禁书网
博客分类  >  政治经济
禁书网  >  最新博文
学术特务朱峰教授被美国FBI禁止入境

76148

作者:刘刚 ,来源:作者博客,旨在为读者提供多元信息,文章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纽约时报发文,报道中国南京大学教授朱峰被当成被禁止入境。看到此文,不禁令我想起我在北京大学认识的朱峰。下面是我随手写下的几个相关推文。

推文链接:

32年前的事了,下面所叙述的相关对话,都是根据记忆,只能是大致准确。

1987年,我在北京大学助选李淑贤竞选海淀区人大代表。校方派出很多潜伏在北大的一些卧底间谍和特务对这次竞选进行破坏。当时,朱峰是北京大学法律系的博士研究生,担任北大研究生会主席。李扬(女)是北京大学团委书记。这两位带领一群特务来对我们进行威胁、恐吓、利诱.

朱峰、李扬几次在我们物理系组织特别的“预选”,主要目的就是筛掉李淑贤的候选人资格。有一次预选,是在学四(或学二,我记不起确切名字了)食堂的二楼举行。由李扬主持会议,朱峰先说明这次预选的规则,就是先由50人中选出一名学生代表,由学生代表进行投票选举。

我当即表示反对这次预选。我提出的理由是:
1. 我们系的第二轮预选已经结束,已经选出了三名候选人,就是李淑贤、荀坤、A博士。这次对我们物理系单独再搞一次预选,就是违法操作。

2. 朱峰说那次北大的几次预选方案是由他拟定的。但对物理系额外增加的这次预选就是选举规则中不存在的,这分明就是你们连你们制定的选举规则都不想遵守。

3. 因为这次预选是非法的,我拒绝参加投票,也坚决不承认这次预选的结果。

4. 我将向法庭起诉朱峰、李扬等人的操弄民主选举的违法犯罪行为。

5. 我要检查这次参加选举会议的所有学生代表的资格,看看他们当中究竟有哪些人是有所在班级的学生推选出来的,又有哪些是你们钦定的选举机器。

朱峰和李扬反复解释说,之所以在我们物理系搞这次额外的预举,是为了让物理系由三名候选人中推举出一位候选人,然后,进入下一轮选举中,我们物理系的候选人就更有可能最终胜出。

我反驳他们:你们是来帮我们物理系来搞手脚,让我们的候选人更有机会最后当选?你们凭什么要偏爱物理系的候选人啊?

你们这些制定规则的人,就是这样根据你们的喜好来不断制定规则,又不断更改规则,来确保你们所喜好的候选人来最终当选么?那你们我要我们参与投票干什么,何必不干脆将你们所内定的人直接推出来让我们投票呢,你们不是当众脱裤子放屁嘛。

那次会议上,李淑贤不在,荀坤是我当时的同班同学,另一位候选人比我们高一级的博士生,我一时想不起他的名字了,都是我好友,也都是我当时找物理系的研究生及化学系同学联名将他们推荐成为物理系候选人的。我们事先已经约好,他们参选,就是为了设法保证李淑贤的候选人资格。

荀坤及另一位博士候选人也发表讲话,他们支持我的意见,并表示,认为这种筛选是非法的。

李扬和朱峰还是固执己见,给每个参加会议的人都发了一个白纸条,让大家在这三位候选人中只选一人,最后将得票最多的人作为物理系的唯一的一位候选人。

选举结果,李淑贤得票第一。

按照朱峰事先公布的选举规则,李淑贤应该作为唯一的候选人进入第三轮选举。但是,戈扬马上宣布,这次选举结果不算数。物理系进入下一轮的候选人依旧是这三位。

我马上质问李扬和朱峰:我欢迎你们知错改错的做法,但我也希望你们能认罪悔罪,而不是一计不成,又施一计,明天背着我们又搞一次非法筛选。

我最后还警告他们,我保证会去控告他们非法操纵选举的违法犯罪行为。

第二天,我就去了学校的选举办公室对李扬和朱峰的行为进行举报。

随后不久,李扬就被派往驻欧洲某国担任参赞,脱掉伪装,变成了公开的特务。

记得朱峰当时是北大研究生会的理事会主席,李进进是主席,我的同班同学黄海是社工部部长。黄海经常告诉我,我是他们研究生会的主要监视对象。我那时不认识李进进。每当我在北大三角地组织活动和演讲时,黄海就会指给我看哪个是他们安排来监视我们的卧底。李进进每次都是戴着一个墨镜,在我们的周围窥探,就跟电影中的那些跟踪盯梢的特务们一模一样!

上面说的物理系A博士,名字好象是陈小松。32年过去了,我连朋友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但是,我是将特务的名字都是牢牢地记在心里了。

朱峰,这个特务当的,最后还是被给抓住尾巴了。这辈子甭想来美国卧底了。

那次选举过后,朱峰几次请我去他的宿舍聊天。表示他对我的敬意,说我这次选战干得漂亮,让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我告诫他要专心搞学术,不要当特务。

最终,他还是忘却了我对他的忠告,成为学术圈里的特务。

刘刚
2019年4月27日

————-


担忧间谍活动,FBI禁止部分中国学者进入美国

JANE PERLEZ
2019年4月16日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A·雷去年在参议院的一个听证会上警告,中国“从他们方面(提出)一个全社会的威胁”,这就需要“一个全社会的响应”。

北京——和前几次旅行时一样,朱锋在洛杉矶机场匆匆吃完午餐后,跑去赶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航班回北京。
突然,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在登机口拦下这名中国学者,下令让他交出护照。他们翻到已经用过多次的来美10年签证那页,用一支黑笔在上面打了个大叉。
朱锋回想起一名特工对他说的话:“回中国去。你会收到通知。”朱锋是国际关系教授,上述情况发生在他去年1月访美时。
在中美关系正常化后的40年里,华盛顿通常欢迎中国学者和研究人员来美国,即使是在北京对想来中国的美国学者不太开放的时候。不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执政,政府都有这样一种假设:让中国学者了解美国价值观,对国家利益有好处。

现在,这扇门似乎正在关闭,两国之间的战略竞争日益加剧,彼此都对对方的学术访问者有更大的怀疑,怀疑他们从事间谍活动、商业盗窃和政治干预。
美国联邦调查局启动了一项反情报行动,旨在禁止涉嫌与中国情报机构有联系的中国学者进入美国。据中国学者和他们的美国同行说,在过去一年里,有多达30名社会科学领域的教授、学术机构负责人和帮助解释中国政府政策的专家的赴美签证被取消,或被行政复议。
这项行动始于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A·雷(Christopher A. Wray)去年在参议院的一个听证会上发出的警告。雷说,中国“从他们方面(提出)一个全社会的威胁”,这就需要“一个全社会的响应”。
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在书面答复记者提问时说,美国执法部门认为,中国情报机构正在越来越多地利用来访的中国学者,把美国公民作为情报搜集目标。国务院表示,它不会讨论具体案件的细节。
联邦调查局说,它不会证实或否认对这些来访学者所做的任何调查。
特朗普政府已寻求对在美国研究机构工作的中国科学家窃取知识产权的行为进行打击。去年,美国开始限制在敏感研究领域学习的中国研究生的签证,并警告美国大学的生物医学研究人员,对试图从他们的实验室窃取信息的中国间谍保持警惕。
美国担心的核心问题是,中国已对美国的技术主导地位构成威胁。中国国家主席已制定了让中国在2049年成为全球科学强国的目标。
2017年,特朗普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
2017年,特朗普总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
一些对中国有多年研究的美国学者说,毫无理由地禁止一些中国社会科学学者进入美国,可能会损害美国在追求知识方面开放并愿意合作的名声。
这些美国人说,受签证禁令影响的中国学者中有些是对美国有全面了解的知识分子。

“这些人中有些是最了解美国如何运作的人,也是最强烈主张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系的人,”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二十一世纪中国研究中心(21st Century China Center)主任谢淑丽(Susan Shirk)说。“我们正在疏远美国在中国的一些最好的朋友。”
其他美国研究者立场则更为强硬,他们认为两国之间的学术交流已经成为一条只对中国有利的单行道。他们指责中国拒绝向那些寻求研究的问题被中国人认为过于敏感的美国学者发放签证,而这些学者的中国同行在美国却基本上不受限制。
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拒绝向一些批评中国人权记录的有影响力的美国学者发放签证。随着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学术界发起一场反对所谓西方价值观的运动,中国当局已经变得更加苛刻。
受美国签证禁令影响的主要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专家们,社科院是一家官方机构,下设许多研究所。
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所长吴白乙说,今年1月,他在亚特兰大参加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的一个活动时,联邦调查局特工对他进行了询问。他的签证后来被取消。
社科院学者吕祥几年前曾在华盛顿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访问过六个月,他说,他的签证去年被取消了。

“他们也许觉得我们对美国了解得太多了,”他说。
一些学者被告知,他们可以申请单次入境签证。
但他们必须提供自己的地址、电话号码和过去15年的旅行记录,北京重阳金融研究院院长王文说。
王文的签证在他参加了卡特中心的会议后被取消。他说,他决定不申请一次性入境签证,因为那些问题太令人讨厌。
“我不想在未来几年去美国,”他说。“这不是我的损失,这是美国政府的损失。他们失去了一位有影响力的朋友。”
洛杉矶国际机场的一架中国国际航空班机。去年,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在登机口拦下了中国学者朱锋。
洛杉矶国际机场的一架中国国际航空班机。去年,两名联邦调查局特工在登机口拦下了中国学者朱锋。 DANIEL SLIM/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签证在洛杉矶机场被取消的国际关系专家朱锋今年55岁,他是后毛泽东时代中国的第一代美国问题专家。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他开始对北京大学的美国研究着迷,他曾师从该领域的巨头之一罗伯特·A·斯卡拉皮诺(Robert A. Scalapino)。朱锋第一次去美国是1999年访问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Monterey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联邦调查局第一次对他进行询问是在他抵达洛杉矶,准备转机去圣迭哥参加一个会议时。他们问他是否曾经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外交部合作。他说,他们还问他,他的同事中谁与中国情报部门关系密切。
他说,他们告诉他,如果不合作,会被认为对美国不友好。
朱锋说,他否认与军方有过合作,他告诉特工,对关于外交部的问题,他无可奉告。关于同事的问题,他说:“我不知道。”他拒绝了合作的建议。
朱锋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曾与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下属的一个组织合作过,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是中国的一个分支机构,旨在促进中国在海外的利益。该组织帮助他在中国举办了一个关于东北亚安全的会议,出席会议的有退役海军上将丹尼斯·布莱尔(Dennis Blair)和退役的中国将军。
朱锋现任南京大学南海协同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他说,他还曾与外交部政策规划司有过合作。
他说,他没有做过损害与美国关系的事情。他承认,安全机构不容置疑的权威,让中国学者处于一种尴尬境地。

“中国从本质上讲是一个警察国家。当国家安全官员来到我的办公室时,我没有办法把他们赶出去,”他说。
签证禁令意味着他不能去参加儿子的大学毕业典礼。他把自己不能去美国看作是中国人对美国的态度将怎样改变的象征。
“在过去40年里,我这一代的中国人从与美国的良好关系中获益良多,”他说。
“但对我儿子这一代来说,这将会改变。他们认为美国没有帮助,越来越不友好,越来越可恶。”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